777狂欢棋牌:扑克悬疑小说独家连载:《诈唬》

 酷乐棋牌正版     |      2020-08-03 11:47

《诈唬》是两届普利策奖获得者简·斯坦顿·希区柯克出于对扑克的热爱,以向扑克致敬为名而作的悬疑小说。她还曾创作过《眼睛的把戏》、《女巫棒》、《社交圈犯罪》等著作,是《纽约时报》评选出的最畅销书作家、剧作家和编剧。

导读

穆德·沃纳出身上流社会,家道中落流落地下私局谋生,10月10日,她只身前往纽约四季酒店,当众枪杀亿万富翁桒·桑德兰后成功逃逸。

杀人只是穆德这场“复仇记”的翻前诈唬,这位没落千金是否能扳倒仇人讨回正义?

精彩尽在纽约时报年度畅销书—《诈唬》

第27章

斯卡拉在卧室看着镜中的自己,思考该在今晚大都会博物馆以何种面目示人,他必然是晚上的焦点,桒·桑德兰的事情已经败露,许多客户都打电话过来表达对目前情况的担忧,当前的情况正好坐实了这么多年来穆德·沃纳对他的指控,他解释说事情是有两面的,露易丝·沃纳当年那件事不就是这样吗,他说自己做事绝对光明正大。可解释归解释,斯卡拉很清楚因为桑德兰重婚的事,自己现在已经惹得一身骚,所以他一定要把握好今晚的机会正确发声。斯卡拉特意为这个场合买了汤姆·福特的燕尾服,他很满意镜中自己穿这套衣服的样子,显得很有派头。

他想到了!今晚就演詹姆斯·邦德!

进入角色后,斯卡拉走向丹雅所住的客房,住进来后,她似乎对他的精心安排完全无动于衷,他在装修这套三居室时心里想的就是她,当他热情向她展示这套房子时,她却心不在焉,根本没注意到从窗外放眼望去就是宽阔中央公园的景致,没看到他用心挑选的上等木质品、不锈钢配件和定制仿麂皮家具。当看到钢架壁炉上方悬挂的塞·托姆布雷画作的仿制品时,她说它们看起来乱七八糟的。她甚至没注意到以粉色和米黄色为主色调的客房是他专门为她布置的。她完全看不到他对她的用心。

斯卡拉觉得自己就像青春期的男孩,他很讶异自己对丹雅的感情,即便她对他没有同样的感觉,可他依旧对她非常着迷。这些年来他一直对自己说,丹雅对他没有任何表示,主要是因为她对桑德兰太忠诚了,可现在那个男人死了,而丹雅已经在自己的公寓住了两天,今晚他是詹姆斯·邦德,在这种情况中,邦德是一定会采取行动的。

斯卡拉轻轻敲了敲丹雅的门,没等她回应就走了进去,她穿着睡衣懒洋洋躺在床上翻看《都市》杂志。

“伯特!!”他的突然闯入吓了她一跳。

“我看起来怎么样?”

“很好。”说完后继续翻她的杂志。

“你跟我来,给你看点东西。”

她不情不愿地将杂志搁到一边,跟他走进书房。

“丹丹宝贝,我真希望可以带你去今晚的派对,让他们见识见识你的美丽,但现在还不是时候,不过在我走之前,我想给你看些东西。”

斯卡拉按下遥控器的一个按钮,房间里响起罗伯特·弗兰克那首名曲《初次邂逅》。

他走过来将她揽入怀中,她除了服从别无选择,两人随着音乐漫步起舞,斯卡拉跟着音乐唱了起来:“初次邂逅,乍见你容颜,你眼中的光彩如阳光流射,星月都是你赐予的礼物,在这无尽的夜空中,我的爱...”

她忽然感到他的勃起,这一刻对于丹雅来说,比高中数学老师波茨先生威逼利诱她时还恐怖,当时那头满脸痘的肥猪对她说,只要她把上衣撩起来给他摸摸她的乳房,他就给她及格,听到这话后她仓皇逃离,而此时此刻,面对斯卡拉嘴里比下水道还难闻的口气,丹雅也很想像之前一样逃走。

斯卡拉凑在她耳边低声说:“丹丹,我爱你,这么多年来,我一直爱着你。”

自从认识她以来,他一直想要告诉她他爱她,原本他打算等所有事情都办妥后他们共进烛光晚餐时自己再对她告白,可今晚的一切看起来那么合适,所以他忍不住了。

丹雅不着痕迹挣开斯卡拉的怀抱,两人面对面站着,她努力在想一个礼貌而又不失尴尬的方式让他“冷静”下来。

“伯特...你对我有这样的感情,我真是太受宠若惊了...只是...他刚走...现在对我来说还不是时候...”

“所谓合适的时机,会有这种时候吗?”

“你TM别逼我!我并不是说完全没有可能!只是我刚从泥潭走出来,我需要一些时间...”

“好吧,我不勉强你了,但我想让你知道我对你的感情有多深,我会在你身边,一直陪着你。”

说完后斯卡拉小心翼翼地打开办公桌最下面的抽屉,拿出一堆用橡皮筋捆着的信件,把它们搁在她面前的咖啡桌上。

“我走之后你再打开,”他说:“记得看清楚上面的日期。”

斯卡拉刚一出门丹雅就开始拆信,这些都是他给她的情书,有些甚至是几年前她刚认识他和桑德兰时写的,要是知道有这些信件的存在,某人一定会很高兴,它们绝对是一个意外收获,这些情书对于那个大计划而言简直是锦上添花!

第28章

玛格玛不喜欢听到“美洲狮”这个词,这个词是用来讽刺那些喜欢打破社会禁忌以敢作敢当形象示人的女性,不过虽说玛格玛不喜欢听到别人用这个词形容女性,但从她最近对待作家布伦特·霍布斯的态度来看,玛格玛现在倒是有些“美洲狮”的做派。

桑德兰被杀那晚,她在格雷塔家第一次见到这位撩人的作家,晚宴结束后玛格玛跟他回了住处,之后回到自己家玛格玛就上谷歌去搜索霍布斯的消息,发现自己比他大了整整14岁,不过这个不需要让他知道,她对外从来不报真实年龄,只有格雷塔知道她的年纪,但格雷塔不会说出去,因为这样也间接暴露了格雷塔自己的年纪。年龄或许只是“一个数字”,但这个数字就像你在海外账户的资产一样,数量越大,就越该保密。

两人那一晚虽然耳鬓厮磨了很久,可从那之后霍布斯就一直没给她打电话,玛格玛实在忍不住就主动给他打了,约他陪自己出席今晚大都会的派对,听到她的邀约后,他在电话里表现得很激动。为了晚上的约会,玛格玛花了很多时间化妆,选了件非常性感的黑色鸡尾酒会礼服,领口开得很低,她希望可以借着胸前这片风光把霍布斯撩拨得春心荡漾。

霍布斯来接她时,她开门后当他看到玛格玛的装扮,他就直勾勾盯着她,响亮地吹了声口哨。

不过霍布斯却是一副作家味十足的形象:腰上的一圈赘肉有些明显,一看就是经常久坐的人,衬衫领口已经有些磨损,燕尾服看起来也很旧了,领口的卡夹式领带别的位置有些歪,一头棕发看起来乱糟糟的,脚上是一双尖头拖鞋,一只的鞋面绣着红色的笔,另一只绣着红色的剑。霍布斯这身装扮看起来已经有些过时,但他自己倒挺自在。

霍布斯替玛格玛穿上外套时,他靠近她用舌尖轻轻扫过她的脖子,她为之一颤,穿好外套后他就拉起她的手一起出门去了,看着他紧紧握着自己的手,玛格玛忍不住在心里雀跃。

*****

博物馆在灯光的照耀下显得金碧辉煌,来赴宴的客人脸上也都神采奕奕,布伦特·霍布斯搂着玛格玛的肩膀跟着人群走进派对,他的年轻睿智和身上的傲气令她折服,玛格玛喜欢他身上的那种大男子主义,这让她觉得自己还是个被宠着的小女生。相比那些同龄的亿万富翁,她宁愿和年轻的帅小伙在一起,玛格玛一脸得意地把霍布斯介绍给所有她认识的人。

霍布斯有一个播客,他曾在里面写过几位大亨,他把他们一一指给她看,还悄悄和她分享了几位的花边新闻。

“你怎么会酷乐棋牌正版知道他们这么多事?他们中的多数人我都认识很多年了,可对于这些人的事情,我了解的还不到你的一半!”玛格玛不解地问。

“我有自己的消息来源。”霍布斯说。

“那你怎么没发现桑德兰的丑事?珍被骗了那么多年真是太可怜了,你知道的,我们俩关系很好。”

“成功反而会让人变得更不容易满足,这些人当中很多人都想对自己的生活做出改变,人数会多到让你惊讶,他们中许多人都过着双重生活,虽说不至于像重婚这么过分,但却也是见不得光的。”

“可他们看起来是那么幸福。”

“我做记者多年总结出的一个真相就是:绝对不要相信人脸上的微笑,不管是生活中还是照片上的。”

两人准备朝吧台走过去的时候,玛格玛看到斯卡拉正朝他们走来。

“快走!”她拽起霍布斯的胳膊命令道:“我不想跟那个人有任何瓜葛。”

她现在是珍阵营里的人,她坚信斯卡拉一定知道桑德兰重婚的事,相信是捷捷棋牌他唆使桑德兰欺瞒自己的妻子,但他们想走已经来不及了,斯卡拉已经走到两人面前。

“玛格玛甜心,晚上好啊!”斯卡拉热络地打着招呼,似乎完全不介意自己被玛格玛辞掉的事。

“斯卡拉,你不要跟我说话,你对珍做的事太卑鄙了!”玛格玛说。

“亲爱的,这一点你之前已经在电话里表达得很清楚了,但我也跟你解释过了,这些都是桒的意思,我不过是照他的遗愿行事。”

“胡说八道!恕不奉陪!我要去拿酒了,走吧,布伦特!”

斯卡拉似乎这时才注意到霍布斯的存在:“霍布斯!居然是你!好久不见!我都没认出你来!”

“你们认识?”玛格玛惊讶地问道。

“我可是他的超级书迷,对吧,霍布斯?”斯卡拉说。

伯特·斯卡拉就是霍布斯的主要消息源之一,两人已经合作多年,斯卡拉会给霍布斯提供一些内幕,作为回报,霍布斯要在他的博客替斯卡拉的朋友或客户做宣传。

“你跟我一起过去吗,布伦特?”玛格玛一脸不耐地问。

“宝贝,给我一分钟。”霍布斯说。

“我在吧台那里等你。”虽然她喜欢他叫她宝贝,但玛格玛还是怒气冲冲走开了。

“啧啧啧...没想到会在这遇见你,哥们!”斯卡拉说。

这句话的潜台词是:像你这样的二流作家怎么会出现在这种重要场合!

“你怎么不回我电话?”霍布斯问。

“你可能也知道,我手头最近有些事要处理。”

“我给你打电话就是为了这个啊!伯特,你这样可不厚道!我可记住了!”霍布斯举起食指说。

“你这话说的...”

“我说错了吗!这次这事可是百年难得一遇!你可是当事人之一!我给你打电话要点消息,你却不理我?!我之前可帮了你不少忙啊,伯特?”

“可你自己也从中得了不少好处不是?这次的事我本来就想给你打电话,这里面的有些东西你可能会感兴趣。”

“比方说?”霍布斯问。

斯卡拉把他引到一个安静的角落,故弄玄虚停了停才开口:“丹雅·迪克特·桑德兰。”

“她?”

“是的,你想不想采访她?”

霍布斯眼睛大睁:“你开玩笑的吧?!”

“我拿这种事开玩笑有什么意义?”

“我不是在做梦吧!你捏捏我的手臂!”霍布斯一脸激动。

“她是个好姑娘,绝不是媒体口中的荡妇,珍往她身上泼了很多脏水,我是信任你才选择让你来帮她抹干净那些脏东西。”

“直接说个时间。”

“明天早上10点,我的公寓,如果你不是来帮忙的,那就别出现了。”

“我有让你失望过吗?”

“希望你不会,毕竟我现在给你提供的可是你职业生涯里最重磅的独家新闻。”斯卡拉说完后,两人握了握手。

霍布斯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好运气,他觉得自己就像一个淘金者,一不小心就发现了一座金矿。

他到吧台去找玛格玛,她看起来依旧是气鼓鼓的:“搞不懂你为什么要和那个小人来往,珍的生活都快被他毁掉了!”

“宝贝,这都是公事,我每天打交道的人,基本都是些以这样或那样方式毁掉别人生活的人。”

不过霍布斯不打算把他明天将要采访桑德兰小老婆的事告诉玛格玛,他知道一旦告诉了她,她把消息传播出去的速度会比推特还快。

“有时候想想人生真是不可思议,桑德兰才去世不久,但在大家心里他已经没有位置了,就好像这个人从未来过这个世界一样,你说是吧?”玛格玛感慨道。

“或许吧。”霍布斯心不在焉回答,他现在满脑子都是自己刚刚挖到的那个金矿。